首页 小说 散文 诗词 随笔 综合 摄影 诗歌 书画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 > 内容

【散文】 一个人的早餐店

发布日期:2024-05-23  查看次数:9035   作者:宋高花

 
 
 
0:00
0:00


  “滴,滴,滴……”

 闹铃响了,伸个懒腰,要起床搬砖了睡眼朦胧的穿好衣服,下床洗脸洗手。

 打开门,抬头看到满天繁星,明亮的冬月挂在枝头,照亮了漆黑而幽静的夜。深吸一口凌晨四点的空气,冷的哆嗦,赶快关门退回家里。

  趁着发面时间,要把素包子的馅料调味搅拌均匀,调味料也是根据韭菜,鸡蛋的重量,搭配好,每一种需要上称严格重量,有料油,味精,鸡精,盐,自制花椒粉都是称了重量才可以。

  肉馅是我亲自挑选的前腿肉,去皮,加点较肥的五花肉看着老板绞成肉馅,以保证安全,新鲜。加以佐料经过搅拌至粘稠状存放与冰箱。

  琐碎的事情做完,面已经发好,可以揉面了。揉至面团光滑,在搓成长条形,然后根据重量掐至需要的大小相同面剂。

  再次揉光揉圆,然后拿小的擀面杖,一个一个擀成圆形面皮,挖上馅料以后,在捏成一褶一褶的褶子形状,一个包子就这样完成了。我不会用右手包包子,所以包出来的总是不满意。

    素包子完成以后。再次搓细一点的长条,然后拿根火腿肠,把面缠绕在上面,一个简单火腿包就完成了。

  最后就是肉馅的小笼包了,和素包子形状一样,就是要小很多,这个对我来说就比较省时间了,速度也会快很多。

  一边包着包子,一边还要注意锅里熬着的稀饭,害怕再溢出来,以前就这样溢出很多。

  这样来回穿梭在灶台和案板之间。凌晨的忙碌时间过得好快。

大的,小的包子我要包几百个,每天天不亮就有工人过来光顾小店。所以赶着他们大约要来的时间段之前要蒸熟包子,做好准备工作。

 早晨五点多要迎来我的两个年轻小伙客人,闲聊以后了解他们是修建高速的塔吊师傅,一位瘦瘦是陕西人,不过口音是我们河南人,他妈妈是我们大河南,跟着外婆待的久,所以口音没有陕西的味道,其它一位稍微胖一点,老家是开封的,一出来就是一年时间,不回家。

  他们来了以后自己盛豆浆,包子基本上也是自己拿。他们有两个会商量中午下来塔吊回家吃饭不,如果不回家,就直接炸串夹饼在塔吊上凑合解决午饭。

   比他们晚一点时间的小伙子也是开封的,胖胖的,喜欢开玩笑说话,每次车还没停好呢就来一句“姐,夹饼。”

“好来,老样子”

 “是的”

“那俩货吃的什么,在这里吃,还是带走了?下次给他们多放点辣椒”笑着和我说着。

“行,听你的,明天给他们多放点。”

“他们两个今天忘记给我付钱了。”我笑着说。

 “你怎么不叫他呢?”

 “不值当,天天来吃,没事,可能着急忘了。”

 “待会我上到塔吊上给他们打电话。”

“别打,明天他们就给了。又不是故意的。就是不来了,也就20块钱。”

   “让他们明天掏双倍的价钱,不行要掏三倍的。”笑着和我说着。

    “这个可以有,付三倍的价钱,我分你一半。”就这样他一句我一句的聊着。

 每次打包好食物递给他,走的时候都会说一句“姐,我走了。”“嗯,你慢点。”“好”

  看到他们来这里吃饭喜欢吃辣椒,知道晚上会自己做饭,就把我自己腌的辣椒和萝卜干给他们带点,出门在外都是不容易。

  还有一位项目部管征地的领导,30岁左右,两个孩子,老家郑州的,胖胖肚子像是快要“生孩子”是的,每天起的早了就来吃早餐,晚了他就不过来了,知道我超过八点半就收拾了,有次来了尝了我的萝卜干,喜欢的不得了,还剩一点我让他全部拿走了,高兴的道谢。以后每次来萝卜干就是他唯一喜欢。还嘱咐我下次再腌制切的大点。我也答应下次给他带点回单位吃。

 还有六位每天也是早早的来照顾我的生意,只要我开门,每天必来。

 老板五十多岁,老家商丘的也是高速路干活,带领他们老家几个人,其中有一位年轻的小伙和老板长的有点像,我猜想应该是父子两人。

 暑假休息两个月没开门,学生开学以后我也跟着开门做生意,这些个老顾客看到我从新开门做生意都高兴的说,想你做的包子了。听了心里美滋滋。

  陆陆续续的家长来个孩子们买饭,闲的时候我给他们装包子,算账,找钱。

 每天早晨还有炸串,大概在6点多,我就开始忙碌起来,只管炸串了,来的家长自己装包子,汤,豆浆自己盛,有的算不了账,他们会告诉我都拿了什么分别几个,算过之后,有的现金,有的微信。

  还有的家长孩子送去以后再回来结账,他们总是告诉我一声转过去了。大家也知道我顾不上看手机。处于信任我从来不看,大家也知道我不易,天不亮就起床忙碌,所以这两年,从来没有赖过帐的,更有甚者回家看到少付了,后面再给补上,人太多忙碌时候,我真不知道他们吃了什么,有的忘记付钱,第二天来了说是昨天没付钱,吃的什么什么,今天补上。不过我也有算错的时候。

  幼儿园有个胖嘟嘟小朋友,小名叫康康,我超级喜欢他,单眼皮,每天见到我都是甜甜的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嘴角浅浅的酒窝,肉都都的小脸,很是可爱,嘴巴也甜。早晨总是蹦蹦跳跳来找我。

 阿姨,我要两个香肠包。

 好的小帅哥,你稍等,你能吃的完吗?

 能啊!

 不忙的时候康康来了,我会抱抱他,捏捏他紧致的小脸盘。我们俩个说几句话。      

很多家长说看到他吃东西,感觉东西很美味,也想吃。

我的东西本来就很美味的。

还有一位非常聪明辰辰小朋友皮肤白白的,双眼皮,嘴巴很有话说,大人说什么都会给你对答出来,每天也是两个香肠包。有的小朋友来了自己盛汤,不让家长帮忙。

还有一个女孩子叫琳琳,今年中班,大大眼睛很灵动,黑黑的皮肤,短短头发。和姐姐天天在我家吃早餐,姐姐温柔腼腆,吃的比较少,她就活波可爱多了,每天来了就是我要吃“迟”小火腿,要“迟”两个。

有天看到我手机上我和儿子的照片,就骗她说,这是你妈妈,你的妈妈不是她,而是手机上的这个人,你看,她也是短发,和你一样的。

不是,是你。

 不是,你看我是长发啊。和你一样短发,就是你妈妈。

 生气的举起小手就要打我,我就笑着赶快道歉说不是。

  她的妈妈和别的家长都哈哈大笑,说就是手机上那个人的孩子……

孩子最终生气的跑开了。

时间久了,琳琳和我熟悉以后,儿子因为下楼梯脚脖骨裂,导致上学拄拐不方便,我会在忙完小学这一茬,抽空送儿子去学校,只要琳琳看到我送儿子上学就紧跟其后和我一起进校园到教室,看到儿子坐好,我和琳琳手拉手一起蹦蹦跳跳走出校门,碰到不认琳琳的人会问这是谁家的,我说我女儿啊!

还有一天,她给妈妈要钱,她妈妈指着我说:“你给她叫妈妈,她给你钱。”“你给我叫妈妈,我给你钱,东西随便吃,我天天送你上学,还不用起那么早。”挑逗这孩子说。

孩子扑闪着她的大眼睛看看我,看看她妈妈,冲着我叫了一句“妈妈”我高兴的说合不拢嘴赶快掏钱,这一声妈妈不能白叫啊!她妈妈赶快挡着不让给钱。孩子接过她妈妈手里的钱跑了,留我们大人在哈哈大笑……

  太多帅气,漂亮的孩子们是我忠实的顾客。

  过了一年孩子长大了,偶尔没有香肠包了,哄哄吃个别的,以前有的时候幼儿园小朋友来的晚,没有她们想吃的东西了,就会哭,家长哄不好。

  谁要是不哭,那我明天就偷偷给他留一个,好不好啊?

  听到这话他们也不哭了,眼睛瞪的大大看着我,就表扬他们真棒,来数数几位小帅哥小美女,明天一人一个好不好?我们今天吃别的,要不上课会饿肚子的。

 好的,明天给我留一个,给我留两个,我要回家吃一个。

 好,好,只要今天乖,明天都有。

 看着他们的笑,我也高兴的笑,美好的一天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们笑容开心一整天。

 有几个大孩子也是天天我家的炸串,都说味道好,我是自己熬酱,所有比类都是按照要求做,每种调料都要上称,包括水。所以做出来的酱料很好吃。

 有个带着点婴儿肥脸的女孩,大大眼睛,穿衣打扮很卡哇伊,我也是喜欢的紧,她没有妈妈,和爸爸一起生活,她的父亲忙于赚钱,也不会关心孩子,去年冬天的一个星期五回来在我这里吃炸串,看到她的手上冻烂了,手指上裂开口子,有的正在流血,赶快给她用纸擦擦,告诉她让她买那种冻疮膏管用,价格还不贵,可是孩子稚嫩的脸上一片茫然。小时候我也经常手被冻烂,所以我知道那个滋味,好在我有爱我的妈妈,她心疼我。

 我知道街上卫生院没有冻疮膏,没办法,我找出家里的红霉素软膏给她用,告诉她涂在伤口上,可以软化伤口就不会流血。

并告诉她下个星期来我这里我给你买冻疮膏。孩子说不要,我说不要钱,我给你买。

 星期六去县城买东西,一直记挂着给孩子买冻疮膏,不买怕她去了没有,是我食言不对。买了,又怕她不好意思去。想想还是买吧,又不是很贵,大不了什么时候见她再给她。去了县城直奔药店,找了好几个药店才买到我说的冻疮膏。

  忧心忡忡的过了一个星期,星期五等孩子很久没来,天都快黑了,才看到她从我对面走过,我大声叫住她,她走来我给她冻疮膏顺便告诉她回家用热水给手泡泡,抹上药最好在火上烤烤手,这样好的快。洗碗,洗衣服带个手套,别在沾凉水了,穿的厚点。

 女孩不好意思,要给我掏钱,我说什么都没要。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阵心酸。

 她走后我心里很是难受,没妈的孩子真的像颗草吗?后来每次从学校回来,只要我出摊,都会来我这里吃炸串。

 我庆幸我走到哪里都带着儿子,虽然给不了他好的生活,最起码冷暖我可以照顾的到。

 偶尔我会免费送给经常在我家吃早餐小朋友一根火腿肠,顺便夸奖他们最近表现很好很棒,不哭不闹,是个乖宝宝。大人小孩都高兴。

有人说我这样不赚钱,也的确不赚什么钱。小孩子嘛,高兴就好,钱赚不完,只要他们高兴我高兴就好。现在走在路上有的小朋友会和我打招呼,我也会高兴的回应他们。

 在这个什么事情都要斤斤计较,权衡利弊的时代,我虽说没钱,但是也不愿把得失看的那么重。

 农村人少,早餐也就结束的早,基本上幼儿园孩子们走进 学校,也就意味着我今天的生意结束,大人们都是回来自己做点吃的,很少外面吃。


 八点三十我就开始洗碗,收拾所以东西,速度快点我在九点就可以收拾打扫好所有,顺便准备好第二天所用的东西。

 当然有时候也很累,就偷懒回家睡觉啦,睡醒后再准备第二天所用食材。

农村 流动人口太少,所以生意也是一般,主要是做学生生意。虽然起早贪黑也就只能顾个温饱而已。

  有几个经常吃早餐的家长我们也处成朋友,每天早晨聊几句,人多时候她们帮忙拿包子给别人。

 想想一路走来的不易,刚开始家里人不支持,原因是上学以后打工,后来参加工作因不会拍马屁,不受领导待见,也受不了委屈断然辞职。家人都知道我不会做饭,吃不了苦,怕我干不好,投资了钱,半途而废。

 我的坚持下,想想刚开始朋友亲人们凌晨4点起来帮忙,还是手忙脚乱的。包子揉的不光滑,皱皱巴巴的。

回想起刚开始每天早起的辛苦,不到一个月生病了。需要去郑州进一步检查。

  思考再三,孩子留给表姐。和他孙子一起上学方便接送。

  一夜无眠。

 一个人开车上了高速,直达三门峡高铁站,下了高铁出站,在两眼一抹黑的陌生地方,分不清楚东西南北……

幸好现在网络时代,手机搜索着,再问问路人,也就一路畅通找到医院。忙碌一下午,饭也没顾上吃一口。医院出来以后,路灯已经亮了。

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的繁华地方,我顾不上欣赏,家里还有的儿子在等我。手机上订了返程高铁票,当天 晚上11点我已开车安全抵达家里。现代化强国,一天时间从卢氏到郑州一个来回已经足够。

  ……

 一路走来,虽然辛苦,赚的也不多,不过我已知足。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年幼儿子,那个都离不开人,这样可以照顾家人,老妈身体可以照顾好自己,儿子听话,学习还可以。还有小钱可以赚,闲暇时间开着车带孩子出去看看,带上他们去吃点好吃的,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作者简介  宋高花,卢氏县双龙湾镇人,生于1979年,喜欢运动。受朋友影响,爱上写作,闲来无事胡乱涂鸦,望老师们多多指导!

 

相关文章  
上一篇:【散文】秋 收 秋 种 下一篇:【散文】王范甜瓜香又脆
您的心情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人员查询 | 联系我们
 
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建设社会文化强国 着力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
主办单位:文学艺术网 咨询电话: 13484877838 来稿邮箱xghxds@126.com
工信部备案许可号:陕ICP备2023002679laig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复制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