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散文 诗词 随笔 综合 摄影 诗歌 书画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随笔 > 内容

【随笔】我所经历地震的日子

发布日期:2023-12-27  查看次数:4903   作者:陈仁川

 
 
 
0:00
0:00

    (前言人生很难完全平平安安地度过,所谓天灾人祸,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像地震之类突如其来的灾难,防不胜防,而且如果发生在深夜,其对于人类意外的可怕的毁灭性的后果,更无法预料。所幸,我时在下放的武都经历的地震,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反而还有些享受不平凡的时刻,尤其是孩子们如同意外难得欢乐,甚至事后念念不忘。下面是地震时期的日记,1976年8月,当时为参加全省话剧调演,地区从各县抽调有“艺术细胞”的演员排练我写的五场话剧《洪流》,已到了尾声,意外地广播将要发生大地震,我和几位演员就在招待所外就地而睡,看着平日难以见到的夜空,有些兴奋地东扯西拉。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但留下了深刻的记忆。2008.5.23,举国为5.12汶川大地震死难者哀悼,默哀三分钟。当时有一法院正审理的一桩民事案件,其结局让人生出极为深刻的印象,我从中感受到人与人之间在特殊时刻往往会有闪光的表现。这件事,后来我写了一篇有感而发的短文。

    2023.12.25

1976.8.16 武都地震

   晚10:05,武都4.7级地震,松潘7.2级。

   当时就要入睡,因为唐山大地震以来武都一直传言纷纷、闹得人心惶惶,所以突然地板发出抖动声,灯泡晃动,我和妻子立即认为是地震,马上冲出房门,一口气跑下楼,事后想真有唐山式地震根本就来不及。在我们从二楼往下跑时,听见一片叫喊声。全城处在惊恐的气氛中,明显感到人们一起朝莲湖空场涌去。我们很快在体育场安顿岳母和两个孩子后,急忙赶到话剧调演队住的地区招待所。是夜,我和一群男演员在招待所外铺床单而卧,我妻也是调演队一员,她与女演员们在院内席地过夜,真是从未有过的经历,刚刚还在家,一刹拉不可思议地躺在马路边仰面聊天!人们黑灯瞎火地慌不择路,弃家于不顾,大家在一起想想顿觉好笑。

    广播传出关于地震的“安民告示”,希望不要慌张,等待新消息。好在八月之夜,不但没有一丝寒意,还感觉几分舒适。仰望平日几乎没有机会看到的星空,我甚至觉得很有趣味。开始是信马由缰地说话,后来默默地变成一种期待,来吧,要来就快点来!广播一次次放《骑兵进行曲》,像在动员一次全民的战斗,最奇的是“地震”好像按照“规定时间”准备发生,前后四次发布“特大地震”预告,起初准确告知“午夜十二时左右”,后改为“三小时后”,再改成“十二小时后”,最后“紧急通知特大地震将在七十二小时内”发生!

   没有人能够想象特大地震到来的后果,寂静覆盖一切,全城如无人之境。

1976.8.17--21 武都地震时的生活

    这些天过着特殊的日子,人们在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建造”形形色色的防震棚,准备打持久战。广播上没有像地震发生的那个晚上不断发布消息,但也没有任何人敢于讲可以高枕无忧。结果,几乎所有人一夜之间变成“街头客”,因为这样的日子不曾经历,人人颇有兴奋的样子,儿女两个简直像在“过年”,他们一大帮三五岁的孩子整日穿嬉于塑料搭建的“大街小巷”,晚上在开阔的地方数星星、看月亮,或者躲进地震棚听刷刷的落雨声。儿子有时头上包一块毛巾做怪动作,外婆哈哈大笑说像个“偷地雷”的小坏蛋。我发现一个个“难民营”里的气氛都被意外的新鲜感变得快活无比,人们相互之间分外融洽,平日很少来往的人忽然有说不完的话题。

    这个期间,只有一次次回家取生活用品,必须走长长的小巷时,自己会产生恐惧感,一路看不见其他任何人,可怕的空寂让我感到的确将有一场大灾难到来,进门后匆匆忙忙收拾东西迅速离开,三步并作两步,仿佛从此再不回家似的。商店绝大多数关门,日杂和食品门市部样样东西都卖空,尤其如饼干、挂面、火柴、煤油、电池更是家家户户“备战”之物。

    话剧调演队还是坚持排戏,不过是草草了事地安毕全部五场。省上电话通知“话剧调演于10月中旬举行”,外县来的演员这时提出请假回家,尽管地委表示不同意,但调演队还是决定让他们各回各县待命。

    19日晚8:55,文县5.5级地震。

1976.8.30 继续防震

   8.22--23,四川平武先后6.7、7.2两次地震。

   8.24晚12时,广播说即将发生大地震,我们从电影院外迁到剧团院内,依旧用剧场的两张长椅当床,刚好能睡我们、妈、两个孩子。我和松柏在后半夜去白龙江边看水,如果来了大地震肯定要淹没武都城。回望远处的“避难场”,人的适应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可谁又能预料将发生什么?这几天连着阴雨,分明是地震前兆。广播开始不停地大喊:紧急通知,大震要来了!全城已经没有人上班。调演队剩下的人听了关于唐山大地震的十三号文件。今天又预告9月2号内有大震。

1976.9.8 防震排练两不误

   又预告四川平武两日内大地震。

   地区决定防震排练两不误,话剧《洪流》在国庆演出,外出的演员已全部返回。

2008.5.23默哀

    5.19即全国5.12大地震死难者哀悼日,有一条很有趣味、很有戏剧性、很值得重视的消息——北京晨报5.20报道昨天法院当时在审理一件民事案件,当法官和双方当事人起立同时默哀后,出现意想不到的反转,原本争得面红耳赤的原被告,不约而同地表示不该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打官司,都愿意当庭和解。

    这是一起某银行起诉业主徐某房贷合同纠纷案,原因是业主不满小区物业服务不满而拒绝还贷,庭审进行到14点25分,审判长突然宣布临时休庭,“今天是全国哀悼日,虽然正在庭审,但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应该向在汶川大地震中死难的人们致以沉痛的哀悼!”14时28分,法官、书记员和双方当事人起立并默哀三分钟。

    默哀后,恢复庭审,业主说:“法官说得对,在这节骨眼上,我们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法庭,给国家添麻烦,实在不应该。”最后,在法官主持下,业主和银行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此案圆满得以解决。

    读了上面的报道,很受启迪,法庭——这个十分特殊的场合发生的事情,让人再一次看到:举国哀悼的三分钟,中国人的精神经历了一次特殊的洗礼,每个人的心灵从中得到不同的净化。原来喋喋不休、坚持必须上法院见分晓的原被告,默哀后当即放弃诉讼,一句“鸡毛蒜皮”解释了纠纷的性质,结果握手言和,此案得到圆满的解决。

    在社会走向法制化的今天,打官司已司空见惯,如果没有5.12汶川大地震,上面需要调解的民事纠纷,即使一目了然,恐怕也不易简单结束。因为,双方都会寸步不让、针锋相对地维护各自观点、利益,没有谁愿意接受败诉的结局。可是,以舌枪唇剑开始的激战,“三分钟”后却化干戈为玉帛,直接原因当然是包括法官在内的所有当事人面对国殇的悼念。但这里不妨更深一步地想想,在感受灾难和沉重的“三分钟”,原被告同其他所有中国人一样,迅速进入公民自我意识觉醒和强化的社会角色中,这时候作为一个公民尽管有充分的自由和权利诉诸法律解决任何涉法的问题;同时,又可能在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与个人的利益二者之间作出道义的、理性的、趋于崇高的选择,放弃或者推迟应该拥有的个人权利或者利益。

    法律社会的底线就是守法和依法办事,然而又有这样一句话:法律无情人有情,人毕竟是法治社会主体,依法办事不能不看到道德和符合道德的人情事理对于贯彻法治精神的作用。因此,这条新闻中,法庭上国家哀悼日的三分钟产生积极后果,的确显示着一种难能可贵的公民意识,这说明就是走上公堂的案件,其中完全可能存在调动和发挥人的主体作用的空间,从而更加有效地体现法治精神。审判长在庭上的一席话;“灾区的同胞们已经失去亲人,失去家园,而我们现在还能住在宽敞明亮的寓所你,享受一份安宁,这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大家应当珍惜这种幸福。”饱含激情,扣人心扉,证明执法者仍然一个自觉意识到人的主体作用。

    汶川地震带来空前的大劫难,十三亿中国人民众志成城,谱写和熔铸不放弃、不屈服、不低头、不言败的民族精神,前所未有、高度自觉地表现了以人为本的新的社会特质,可以预期一个法治社会和公民社会相互融合的伟大的中国必将令世界瞩目。

                                                   

 

 

 

 

 

相关文章  
上一篇:【散文】恩师难忘 下一篇:【诗词】旣往开来新时代
您的心情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人员查询 | 联系我们
 
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建设社会文化强国 着力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
主办单位:文学艺术网 咨询电话: 13484877838 来稿邮箱xghxds@126.com
工信部备案许可号:陕ICP备2023002679laig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复制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