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散文 诗词 随笔 综合 摄影 诗歌 书画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小说 > 内容

舞进牢房 主播:梅芳竹青

发布日期:2023-04-19  查看次数:1830   作者:郭鑫

 
 
 
0:00
0:00
【小说】舞进牢房

郭鑫

     宣判大会上,当审判长宣布张浚犯渎职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时。脸色苍白,不敢抬头正视台下观众的张浚,顿时流下了一串串泪水。是悔?是恨?台下一阵骚动,不少人还发出了惋惜的叹声。

     张浚刚过不惑之年,他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妻子阿莲在县食品厂上班,14岁的女儿萧萧正上初中,三口之家,温馨和睦。虽说妻子阿莲文化程度低,长相一般,不太风流。但却温柔善良,属典型的贤妻良母。

     张浚是山县工商银行的信贷科长,年轻、英俊,工作积极肯干,年年都是市、县的先进工作者。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他这个信贷科长越来越来吃香。办企业、办工厂、搞商业的讨好他,找他贷款,请他吃喝。他开始还很不习惯,后来吃得多了,玩得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按他的话说是“形势发展的需要嘛”!后来除了吃喝外,招待者又增加了“新节目”,吃喝后涮桑拿、洗头、浴足、跳舞等。

     每次他在娱乐场所尽兴回家后,妻子和女儿都已入睡。看着妻子不太漂亮的脸庞,粗糙的双手,略显肥胖的身材。他就想起舞厅、餐馆里的服务小姐。舞厅里那悠扬的音乐,多情的舞伴。还有舞女漂亮的脸蛋,优美的舞姿,心里便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他恨自己的命运太糟了,怎样才能摆脱命运去追寻“新的生活”呢?他常常想入非非,不能入睡。但他毕竟还有点良知。他清楚,没有岳父就没有他的今天,是当局长的岳父把他从部队转业后安排在县工商银行的。妻子虽说相貌一般,不爱打扮,不会享乐。但却温柔善良,朴实贤惠。是妻子将他多病的母亲侍奉送终,又照顾着年迈的父亲。是妻子为他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把家务收拾得井井有条,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他决不能昧着良心甩掉妻子,另寻新欢。两年多的时间里,虽然面对金钱美女的诱惑,但他从没干出格的事,一直在良心和享受之间游弋,并经受着良心的考验。

去年的一天,上级行领导到山县行检查工作。行长让张浚陪着上级领导吃饭、休闲,并嘱咐“好好招待”。张浚认为这是讨好、亲近上级领导的机会,便将几位上司带到山县最有名的皇家大酒店。酒足饭饱后,又浴了足,涮了桑拿。最后安排一人一个KTV包厢,由小姐陪着跳舞、玩乐,几位头儿尽情玩到凌晨两点才休息。

     由于张浚的这次招待使头儿们满意,认为张浚有领导和组织才能。不久,张浚便被提升为副行长,仍兼信贷科长。

     自从张浚当上副行长后,行里行外,请吃的、送礼的、阿谀逢迎的人更多。山县的各大酒店、最好的舞厅,他都吃过、“潇洒”遍了。所花费用不是公款报销,就是企业解囊。酒店包间里的“娱乐”使张浚如痴如醉,每晚如不去“娱乐”,就如同少了什么,如吸毒成瘾一般。渐渐地,张浚回家吃饭少了,对妻子,对女儿的关心少了。在外“潇洒”,有时竟到了“沉醉不知归”的地步。

     一次,野玫瑰歌舞厅从南方招来几位靓丽小姐,他听说后,便前往“拜会”。张浚点了一名叫阿香的舞女伴舞,果然比县内的舞女技高一筹。阿香浓妆艳抹,漂亮的脸蛋,一头乌黑发亮、披肩的长发,配以真丝绸舞裙,如天女下凡一般。跳起舞来,步履轻盈,腰际柔软,舞步娴熟,风情万种。什么慢三、快四、探戈、恰恰等,无所不会。几曲下来,直把张浚伴得天旋地转。更有从其身上散发出来法国香水的阵阵幽香,使他入坠五里云雾,似醉一般。休息时,阿香一声甜甜的“先生,您的的舞跳得真好。”直把张浚的心撩拨得阵阵酥麻,心率加快,浑身燥热。

     那夜,他做了个梦,梦中他与舞女阿香结婚了。在野玫瑰舞厅举行了盛大的婚庆舞会,全县的工商企业老板和同学、朋友都前来向他祝贺。他高兴极了,竟手舞足蹈起来,把正酣睡的妻子阿莲都惊醒了。此次以后,他一发而不可收,每天吃过晚饭后,就身不由己地走进野玫瑰舞厅,阿香成了他的专包舞伴。因他是常客,老板自然很支持他,让他玩乐后签字,月底结算。

     一夜几十几百,一月几千上万的费用,他总找借口让有求他帮忙办事者买单或者以招待领导、洽谈业务为名让单位报销。没人报销,他自己花钱也玩。妻子发现他变了,对家庭冷漠,对她冷淡,家务事根本不管不问。有时几天都不回家一次,家庭开支全靠妻子一月3000多元的工资。他成了“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烟酒基本靠送,玩乐基本靠请”的基本行长。妻子问他啥原因?他总撒谎说:行里工作忙,开会、学习、出差离不开等。工资吗,都存在银行,等女儿上大学时再用。可怜阿莲整日上班工作,下班家务,还省吃俭用供女儿上学。她哪里知道,丈夫在酒店、在舞厅,一场舞、一顿饭三百五百、一千两千地挥霍,有时消费下来,顶她上一两个月的班。

       经常跳舞、吃喝,高额的消费使张浚经济陷入困境。几乎每个餐馆、舞厅都有他的欠条。虽说大都有人请吃、请玩,那毕竟是有限的。有时他也想换个玩法,但一听见音乐,他的双腿就不由自主地扭动。一想起舞伴阿香柔软的腰际,优美的舞步,就浑身来劲,真到了入迷的地步。

     为了支付“娱乐”费用,他由企业主动为他报销到向企业勒索。只要有企业求他贷款,他就卖关子,故意推诿。直到企业三番五次地求他,请吃请喝,送礼,他才答应签字。有时还暗示叫求他者把在餐馆、舞厅欠的费用给清了再说。

     一次,他中学时的同学黎锦找到他,先请吃,后娱乐。最后说,他在青海海北洲发现一个好金矿,需要投资200万。他已筹资150万了,还差50万,想让老同学帮帮忙,给点贷款,并拿出图纸等资料让他看。张浚对黎锦说:“数额太大,不好办”。黎锦又多次请他吃喝玩乐,给他送礼。还许诺:若给贷出50万,愿给他回扣10%,将来矿上分红,也给他算一股,作为酬谢费。

     张浚知道老同学这几年在外跑生意,也赚了不少钱。听了老同学的许诺,心中暗喜,但仍不露声色,说过两天与行长商量一下再说。

      三天后,张浚违规给老同学黎锦批贷了50万元。当夜,黎锦给张浚送了5万元“红包”。张浚心中暗喜,又梦想着年底再拿数字不菲的红利。

       就在张浚做着黄粱美梦时,半年后,黎锦发来消息,所开金矿因品位太低没有效益,200多万也填进了黑洞。张浚赶紧追款,但黎锦为捞回损失,又跑到新疆做生意。后一直联系不上,给贷的50万元成了呆账。

     不久,有人举报,说张浚受贿索贿,违规贷款。东窗事发了,张浚被检察机关立案查处。法院最后以渎职罪、受贿罪,判处张浚有期徒刑六年。从此,山县出名的“舞星”“陨落”了,等待他的将是六年的铁窗生涯。

 

相关文章  
上一篇:倒影 下一篇:绿色春野
您的心情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人员查询 | 联系我们
 
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建设社会文化强国 着力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
主办单位:文学艺术网 咨询电话: 13484877838 来稿邮箱xghxds@126.com
工信部备案许可号:陕ICP备2023002679laig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复制或转载